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苦菜花欢迎朋友来作客

来宾都是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飒爽英姿像一张,古城秀女真豪爽,荷花空占莲池水,苦菜花开分外香! 骆驼祥子 为<苦菜花>首页照片题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部队大院的孩子们   

2016-03-30 19:21:4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星期六我和姐姐去了趟石家庄,见到了阔别四十八年的小学同学,发小。
我和姐姐坐十一点的火车,到石家庄一点半,小学同学小刘和学姐老陈去车站接我们,出了站一眼就认出了阔别四十八年的同学,因为在微信里早有联系,见过照片。
见面后感觉格外亲切,没有一点陌生感,乘坐公交车来到内蒙的邻居家里,看望学姐的母亲,也是我们的邻居,爸爸的战友的妻子,妈妈的老友,我们的啊沾姨。
啊沾姨八十多岁了已经瘫痪在床,还是四十多年前的模样,瘦了白了,头发剪的很短,说话还是那个味道,只是糊涂了,我们一一问侯她,她竟然能叫出我的小名,学姐说时而糊涂时而清楚,老说糊涂话。
当年那么好强,高大的啊沾姨,老了。记得在内蒙,啊沾姨,啊梦姨,阿正姨,我的妈妈,她们是很好的朋友,每天互相串门,拉家常,嬉闹!在一起吃饭喝酒?,谁做点差样的饭,都要一家一家的送。我是最不愿意干这个差事的,能推就推,不明白送来送去的有什么意义。
直到现在我还是畏惧送来送去。逆反心理作用。
和学姐的弟弟弟妹都见面了,变化太大了,找不到小时候的影子了。
放下给老人买的礼物?,拉了会家常,就告别了老人。
又坐公交车去很远的饭店会同学。
我和小学同学拉着话题,坐了快一个小时的公交车,又倒了一次车,终于到了饭店门口。别的同学都由小刘联系,一共四个。还有姐姐班的同学也从四面八方赶了过来。
不能不说石家庄还是很大的,历时两个小时学姐同学们才陆续赶来。有一个学姐一点都不认识了,别的都能认出来,也在微信上看过近照。
我的小学同学都很漂亮,不显老,小刘还是小时候的性格,有能力,爱说笑。很感谢她把小学同学聚到一起,让我如愿见到想见的人。
小龚,小陈,小月,还有一个去外地了,去年已经见过面了。混的最好的已经是付师级高干了。这也是我们同学的骄傲。
同学们过得都很好,替她们感到欣慰。
和学姐们一起凑了一大桌 共十一个人,学姐们也个个精神焕发,打扮入时,比实际年龄年轻了许多。
吃完饭,同学的老公来接,四个同学一起坐车走了,带走了我給买的礼物?,小刘坚持让我去她家住一晚,唠唠嗑。可我感觉不合适,明天一早六点的火车,还要麻烦同学起早送我。谢绝了同学的邀请,和姐姐们一起去了陈姐家。
明天我们一行六人一起去太原,看望两位阿姨,还有我们大院的发小,同学。
晚上去学姐家住,又买了牛奶,从保定买的驴肉和酱菜。家里有个八十多岁的老人,回到家里,又看了一会照片,照了个合影留念。
一夜无眠,也有点不对,只睡了两个来小时,十一点多躺下,和姐姐们聊会天,睡了一个多小时,姐姐起夜,又睡了一会学姐起夜,就这样到三点多,都睡不着了,不到四点都起来了,喝了大米粥吃了鸡蛋。五点出发,打的来到火车站。
又和一个大姐,一个学哥汇合,六点十分开车,八点半就到了太原。
两个学姐来接我们,一起来到干休所,买了牛奶水果露露,去看两个阿姨。心情有些激动,毕竟四十多年不见了,七五年分别时,她们都是中年,梦姨才三十多岁。
九十一岁的英姨,神采奕奕,比年轻时还有精气神,那时去她家串门,听学哥讲吓人的故事,英姨身体柔弱,不是很好。
现在九十一岁了,一点不糊涂。
老人也很激动,和我一一握手,寒暄。告别老人又来到梦姨家里,在楼下有学姐认出了梦姨,刚上街回家。梦姨一点也不显老,但还是变化不小,没有了年轻时的妩媚,增添了一份坚毅。

小时候我们发小有四个干姐妹,经常一起玩耍,去梦姨家串门,梦姨是个干活麻利,风风火火,做饭好吃的阿姨。
我们经常吃她家的枣馒头,包的饺子也格外的好吃,记得她家的锅台总是擦的亮光光的。
梦姨非常激动,把我们让进家里,休干所的房子不算气派,只是普通的排字楼,两室一厅,这是团级以下的待遇吧。小屋收拾的还是那么干净利索。家具都是古老的,还有在内蒙时的箱子。

梦姨的丈夫和我老爸是战友,离休后六十二就去世了,梦姨一个月只有五十元的生活补助,后慢慢的涨到了现在的三千多,总算自己可以养活自己了,这也是国家对军人离休家属的重视的体现。很多离休军人的家属都没工作。

梦姨的两个女儿都过来了,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发小。一家人忙前忙后可热情了,吃的喝的准备齐全,梦姨还神秘的拿出一包东西,让你们尝尝四川的特产,是一包米糕。甜甜的,甜到心里。
寒暄拍照后,一起去了饭店。
饭店里又来了几个发小,同学。共十八个人,围了一大桌,好不热闹。聊天拍照录像,一直到两点多。我的另一个干姐妹,在太原给女儿看孩子,两口子听说我过来,也赶了过来,知心的话儿说不完,只是我的困意上来,眼睛一个劲的打架。
这么热闹的场面,竟然犯困了,真的是老了。
后又到歌厅唱歌,花生瓜子干果茶水,高歌,直到五点,坐公交车去火车站,一下走了一个半小时,真是佩服太原之大。一人得到一桶十斤装的老陈醋。
梦姨坚决买单,她总说也只能见这一次面了,感觉孩子们去看她,很高兴,怎么也得请孩子们吃顿饭。歌厅的花费是太原的发小们均摊的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